所有入圍片都會害怕《騙海豪情》

今屆奧斯卡足有九部戲獲提名「最佳電影」,看起來有點濫,其實近年都好濫,閒閒地八、九,甚至十部電影一齊鬥。數目多少意義不大,最緊要是否實至名歸。最近看了《騙海豪情》(American Hustle),我懷疑,所有入圍片都會害怕遇上這種對手。

文/皮亞

九部戲候選奧斯卡最佳電影,到目前為止我看了過半數,除了覺得《盜海狙擊》略為比下去之外,其餘都很精彩,今年競爭激烈,要選擇一部最佳,是非常困難的事,肯定要靠點數分勝負。無論最終是哪一部獲獎,去年美國影壇的確好戲連場。假如奧斯卡是一場重量級拳王爭霸戰,我相信每一位選手都會害怕《騙海豪情》,因為這部戲很有霸氣,這種霸氣,來自力勁剛猛、傾盡全力炮製的濃烈「戲味」。

踢波要有球味,睇戲要有戲味,有戲味就是影片不會放過每一場戲,誓要令到每場戲都柳暗花明,引人入勝為止。《騙海豪情》的霸氣,不是因為片中有很多激烈火爆動作場面,情況剛好相反,影片場場文戲,對白長講長有,一點也不斯文,角色之間的衝突和演員之間拼發的火花,比起賀歲煙花更密集更熣燦。這是一部要用心看的電影,隨著角色去走,進入他們的世界,進入影片塑造的世界。

影片的世界不難進入,習慣遲入場的觀眾另計,導演David O. Russell在開首就捧了一面鏡子出來,要Christian Bale演的主角Irving看一看,情形像《阿飛正傳》結局梁朝偉對鏡梳頭準備出門一場,同樣趣味盎然,Irving也準備出門,他也要梳一梳個靚頭,但他的頭髮明顯不是梁朝偉有型有格的那一種,Irving在頭上塗膠水,把一小撮假髮,貼在前額對上位置,又把兩旁厚厚的頭髮往中間梳,為的是要掩飾已禿掉的部份。他試圖掩飾的方法很可笑,不是另戴假髮,而是拙劣地用膠水修修補補,哪裏漏水就在哪裏補一樣。Irving這種一定要貼好頭髮才去見人的堅持,除了是一場戲謔,還帶有一點隱喻──人生盡是欺騙。果然,接下一場戲,Irving離開房間後,跟一班人見面,便立即「有事發生」。

《騙海豪情》的主題很清楚:一切盡是欺騙。故事圍繞這個主題開展,工作、交易、辦案、感情,無騙不歡,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男女之間的感情,都是建基於「呃呃氹氹」。男主角Irving專賣藝術贗品,是戲王之王,是扮嘢高手,他有三吋不爛之舌,但最討厭別人撥亂他的頭髮。Bradley Cooper在片首刻意弄壞他的假髮,Irving含恨在心。Bradley Cooper的角色也是戲王,他是FBI,要假扮身份,揸住了Irving的罪證,要他協助釣出貪污政客這條大鱷。但兩個角色對比明顯,誰在利用誰,誰是螳螂誰是黃雀,看下去便有分曉。

導演David O. Russell是塑造角色的一流高手,他明白,電影是由角色帶領觀眾經歷大起大落的旅程,成功的角色,就是開啟成功的門匙。他過去電影的角色,無不深刻,上一部《失戀自作業》患憂鬱症的男女,前一部《擊情手足》情緒躁動的兩師徒,都立體可見。《騙海豪情》野心更大,主角不只兩個,是四個,兩男兩女,他們手掌的感情線分岔亂舞,互相牽繫。故事由多個角色的關係出發,主線是FBI與鴛鴦老千合作釣大鱷,但當Jennifer Lawrence角色加入戰團之後,慢慢地眾人的感情瓜葛便反客為主,發動影片後半部的引掣。

《騙海豪情》改編七十年代FBI調查政壇貪污的真實案件,但借題發揮,飛得更高,走得更遠,換個角度,以戲謔的手法揭示美國式囂鬧,譏諷資本主義社會,嗟嘆現代愛情。David O. Russell對人情世故有深刻的體會,這種體會亦透過角色影響觀眾。

《騙海豪情》是要用心看的,假如沒有,戲票會貶值,甚至一文不值,假如有,票值會變得難能可貴。當然,用心看電影,是會感到疲勞的,就像片中的人物角色,不斷激化矛盾,每一句說話都掏心掏肺,生活與生存都疲倦不堪。愈看下去,手法愈像馬田史高西斯早期黑幫片,如《窮街陋巷》的Harvey Keitel,對著江湖人江湖事總是眉頭大皺,絮絮不休,說多過三句就喧交,再講就打交。馬田史高西斯電影刻劃抑鬱躁狂神經質的小人物角色,早已是經典範例,也許亦是一個時代的反映。《騙海豪情》中Christian Bale和Jennifer Lawrence角色都有類似的影子。

導演David O. Russell從荷李活的傳統技法中練得一身好武功,他知道怎樣把一部平凡的私家車,改裝成馬力強大的超級跑車,看他的電影,從來都「不會舒服」,從來都只會情緒繃緊。《騙海豪情》原本是賣不出的劇本,故事結構也不見得很高明,但落在David O. Russell的手,改頭換面,效果就截然不同了,重點落在人物角色設計,是一部看人物的戲。有人物,就有戲,假如奧斯卡有什麼表揚整體演出的獎項,肯定是《騙海豪情》囊中物,可惜沒有。

《騙海豪情》導演好,演員好,劇本好,技巧好,但散場時,也要問一問自己:角色很典型嗎?能夠反映現實嗎?我在看別人的故事時,看見自己的故事嗎?或者更直接一點,影片能令我感動嗎?答案,可能會令你發現,影片也不是一面倒的好。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