奧斯卡最佳電影解讀和預測

今年奧斯卡最佳電影九部入圍片,大家即管像我一樣,把全部都看完,在香港國際電影節隨便挑九部戲看準會有失望,但這九部不會,而且還會對生活、生存和生命有啟發。

文/皮亞

獎項只有一個,並不代表其他沒有得獎的就是輸家,更何況,不是每個頒獎禮的結果,都能符合每個人的期望,把入圍名單看成是選看電影的指南,會更有意思。有一大夥人替你在全年之中挑出九部戲,中伏成份不會太高。

這九部戲中,比較之下,較為邊緣的,是《盜海狙擊》。Paul Greengrass的風格早在《叛諜狙擊》已經展示出來,他以手搖鏡作多角度拍攝,再加急速剪接,構成強烈視覺張力,很快便成了那個時期拍攝動作片的一種典範。香港電影《風暴》的拍攝方法也明顯參考自Paul Greengrass的電影。從《叛諜狙擊》到《聯合93》,再到《叛逆諜戰》,一路走來,技巧愈來愈駕輕就熟。《盜海狙擊》得到「另眼相看」,也許是來自「很美國」的因素:美國船長Captain Phillips處變不驚,堅持到底,成了男人的模範。還有,美國海軍準確、勇武、強悍,也使國人興奮。但《盜海狙擊》不比之前的更好,看到的只是延續了風格,中段甚至有冷場,美國佬自High,放諸其他國家觀眾,並不一定得到相同效果。

另一部《千里伴我尋》的問題,不是本身的真人真事不夠吸引,也不是Judi Dench的戲不夠傳神,而是改編劇本沒神采,導演Stephen Frears也拍不出《英女皇》時看到的戲味,他專業地完成了工作目標,但令人感覺抽離,像男主角一樣,是個第三者、旁觀者。

《續命梟雄》較被忽視,也許有部份人更會對男主角的遭遇不以為然,男主角恐同,經常出言不遜,辱罵同性戀者,或會惹人反感。但馬修麥康納希扮演在鬼門關前徘徊的道友,確實霸氣十足,一個人由頭帶到尾,更令人明白,小本製作都可以因藉演員的出色演出,而成為一線電影。他袋了半個影帝獎,另一半在《被奪走的12年》的Chiwetel Ejiofor手中,要看看誰的手瓜夠硬擁躉較多。

《被奪走的12年》比想像中來得更煽情,或許由Steve McQueen拍這個題材,是應該煽情的,因為一切都感同身受。幾場虐待黑奴的戲,都要觀眾以接近real time去旁觀,效果不是沒有,我的感受卻一路起著變化──由不忍卒睹到麻木旁觀。我想起了Susan Sontag寫的《旁觀他人的痛苦》,想起她辯證的情感麻木。《被奪走的12年》毫無疑問引發大量同情憐憫,但在同情憐憫之餘,並未同時觸動別人更多內心情感投射下去。Steve McQueen拍電影向來用力甚猛,這一部有點掛住用力,而且用力過猛。不過,美國人對這部電影會有不一樣的觀感,因為比較感同身受。最佳電影花落誰家?這部就算最終沒有拿到,都已被不少美國人肯定了。

《引力邊緣》的優點,是在訴說一個普世價值,而不是單單的美國價值。俄羅斯衛星爆炸,激起無數太空垃圾,向著美國衛星直飛過去,美國衛星和太空人慘被摧毀,最後只剩下一個倖存者,是個有孩子的女太空人。她一是等死,一是不放棄。遠方有一個中國衛星,只要能搭上,生存就有一線可能。這條故事線,涉及三國關係,如何反映現實也不用多講,唯有說出對生命的格言「Don’t let go」,便不是暴發或胡亂動武的國家能有足夠水平去參透。或許這個口號是來自不切實際的美國夢,但至少,還能有夢想,寄望有奇蹟,這是身處在黑雲蓋天的城市或國家的人渴望企求的。女主角最後逃出生天,腳踏實地,水濺畫面的鏡頭,叫人感受到活在當下的喜悅和重要。最佳導演獎應要頒給此片導演Alfonso Cuaron。女主角珊迪娜布洛也有能力向《情迷藍茉莉》的姬蒂白蘭芝宣戰。

最佳原創劇本及最佳改編劇本,相信離不開這四部戲:前者是《騙海豪情》或《百萬獎金夢》,後者是《華爾街狼人》或《被奪走的12年》。

《騙海豪情》的人物故事情節,像是一個絕世高手擺下擂台,歡迎別人放馬過來較量,而別人一看高手的架勢,就會知難而退。《騙海豪情》劇本的設計,可以用一部非常精密和複雜的機器來形容,但這部機器又運行得很暢順、很有效果。劇本可以細密到每一場戲,都有特定的目標,獨特的發展,絕不會白白讓觀眾失望。我不是要說這部戲條橋有幾獨特創新前無古人,這裏要說的是整體設計,包括高度闊度密度強度思考度等,這個劇各方面平均分都很高。

相比《騙海豪情》,《百萬獎金夢》就像一個隱世高手,不鬥強不使硬,只用四兩撥千斤,稍有差池,立即就會被它擊倒。這部戲還原公路電影的本質,以黑白懷舊的質感,讓兩父子在爭執之中,踏上前往美國中部的旅程,尋覓遙遠而虛假的美國夢。假如要比較,我認為這一部比《被奪走的12年》更令人感動,感動不是來自同情,而是來自同理心。《百萬獎金夢》手法偏向藝術,但風格洒脫,而且出奇地幽默得很,更重要的是啟發了人生思考。

《觸不到的她》出乎意料地具有時代意義,孤獨與自戀是數碼年代特有的感性,影片把這種虛無的生活和情感捕捉過來,而且滿帶著預言。導演Spike Jonze把經常演神經錯亂、思覺失調角色的祖昆馮力士,改造成柔情漢子,令人眼前一亮。這真是一部「不看沒話題」的自戀電影啊。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