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要…十七歲》:色情就是色情

young and beautiful.jpg
我開始要懷疑法國導演奧桑(Francois Ozon)的動機了!上一部《偷戀隔籬媽》劇本好好地繼續扭橋繼續出人意表,來到《我要…十七歲》,除了女主角媚眼意淫,剩低的就是脫脫脫,說好了的峰迴路轉結局呢?

文/皮亞

《我要…十七歲》,今次片名沒說錯,改得貼切,正好就是昔日到街坊戲院一張戲飛全日任睇的那種戲名。任睇什麼戲?不會不知道吧,就算油麻地戲院已經重修改建成粵劇表演場地,也不要忘記昔日街坊戲院慷慨的推廣,除非你真的未夠十七歲。「我要…」大概就是意取葉德嫺唱過的那首歌吧,「十七歲」是未成年的意思,改這個片名的人,連葉德嫺的歌都懂,肯定不止十七歲,應該「有番咁上下年紀」。細心咀嚼,片名可以有兩個意思,第一,由是男性聲音講出來,是一種渴求年輕女性的呼喚,第二個意思,剛好相反,是由十七歲的女孩說出來,那就是另一種趣味,亦更像奧桑電影。

看奧桑電影,很多時都要預備一種心情,就是「被迫」去偷窺。就算你不想,但對不起,戲中主角要這樣做,鏡頭順理成章變成主觀鏡,觀眾躲也躲不了,被拉進角色的世界。《我要…十七歲》開始,是好old school的,在畫面加上了一個黑框,餘下中間雙連的兩個圓形,很自然地代表了「望遠鏡」。看的人是誰?暫時未知。看什麼呢?就是年輕女孩在海邊裸曬。很吸引吧!──其實又未必,要看接下來想表達什麼。好了,畫面繼續交代,站在山上看好戲的,原來是個男孩,男孩動身,走到海灘,奧桑便發揮了懸疑本色,男孩走到女孩前,伸出手,透過陽光照射,利用手的影子,在女孩身上遊走,最後手影蓋在女孩的臉上,女孩便驚醒過來。事情發展到此刻,意念很不錯吧。男孩說:「媽媽找你」,為這一場作結。

年輕、惹火、性開放的女孩,很多時都是奧桑電影的觀賞和慾望投射對象。觀賞的人不限男性,更多時候是女性。黑色電影中經常出現一類角色,就是female fatale,愈惹火的女孩愈危險,早期的奧桑電影有希浴閣味道,自然亦帶著荷李浴黑色電影的影子,他電影的惹火女孩,都是引發別人犯罪的誘因。《我要…十七歲》的女孩Isabelle,正是一團紙包不住的火,這團又叫慾火。

女孩處身的家庭,有點怪異,片首偷窺的是弟弟,還有媽媽和媽媽的情人。弟弟偷窺姊姊,奧桑的把戲來了,弟弟的意態舉止又有點神秘,你總是摸不透他的性取向,但在奧桑電影中,男孩的性取向,其實又多數傾向一邊──同性戀。這對姊弟要鑽出什麼故事來呢?我抱著等睇戲的心情,要看奧桑搞什麼。

不過,奧桑沒有滿足我的期望,片首代觀眾擔綱偷窺任務的弟弟,只是大配角,故事發展圍繞十七歲的姊姊,她要做什麼呢?她正要設法滿足自己對性的好奇和慾望。於是,她主動地尋歡作樂,亦樂於以此作為課餘賺錢的兼職。

影片交代得曖昧,沒有明言Isabelle做援交是為了錢,也沒說明她志不在錢。人客給錢少了,她會不開心,但人客給的錢,她又全部儲起來,沒有用。描寫援交女孩的電影很多,女孩心態多數是無知貪玩,然後是誠心為錢,很多年前看日本援交實錄片《涉谷24小時》,就有這種感覺。操皮肉生涯,說不是為了錢只是一廂情願,但同類題材拍得多了,把理由全推到錢身上,又太過單調,於是有人會想起超現實主義導演布紐爾的《青樓紅杏》,戲中人妻嘉芙蓮丹露紅杏出牆,自願走到妓院做高級妓女,便不是為了錢,是為了滿足性慾。在女性主義搖旗吶喊的年代,《青樓紅杏》女主角的故事,便不是超現實而是敢作敢為,是衝破禁忌,是意識解放。

既然《青樓紅杏》都已經拍過了,《我要…十七歲》又想宣示什麼意識呢?我一直看下去,一直等,等到女孩Isabelle一次又一次扮成熟做援交然後取酬金,答案仍然未有。中段出現了可能的答案,就是女孩在劇院巧遇舊客,舊客是父親級的西裝友,舊客立即再致電女孩相約酒店見面,女孩開心了。似乎,女孩是因為沒有得到適當的父愛,而希望在男士身上找到慰藉。從男士身上得到的滿足,又是她無法從同齡男孩身上找得到。事實上女孩又真的經常隨便找個男孩上牀,但很快就感到乏味。

假如以上的推論沒錯,女孩不是全然為錢,也不是全然病態地性上癮,她是情感空虛要找尋父愛。後段的劇情,大概亦支持了這個推論,因為當舊客「馬上風」跟Isabelle做愛時死掉之後,她自言沒有心情再跟其他人做下去。假如這樣解讀Isabelle心理狀態是成立的話,我又再得出一個結論:《我要…十七歲》並不是很多人以為是盛載著什麼解放性愛意識的電影,也不是像《偷戀隔籬媽》、《枕邊迷》、《泳池情殺案》一類的心理懸疑片,這其實是一部在街坊戲院一張戲飛全日任睇的軟性色情片。動機就是單純地要男士代入,看得開心。

影片結局沒有像《泳池情殺案》一樣筆鋒再轉,也沒有為Isabelle的心理行為再作探討,只是保持曖昧,把舊客的妻子找出來,要女孩一同並肩躺在丈夫歡樂死的酒店牀上,愰一愰signature的同性愛旗幟,作個開放式結局便謝幕。我看到的,不是開放式結局帶來了廣闊解讀的空間,反之,是劇情無法再鑽下去,沒有新的出路,也無法再為女孩心理提出任何註腳,於是維持曖昧,由觀眾自我解讀,直至過度解讀為止。於我來看,色情就是色情,不會因為把字寫成「情色」而變質。當然,全心全意拍一部色情片,其實也不是問題。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