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警》:叫「勇警」會貼切一點


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結束之後,不少人討論合拍片,有人認為合拍片不應是大贏家,也有人認為合拍片是爛片的代名詞。所有事情都有兩面,好的一面是拍攝的資金會充裕,不好的一面──睇《魔警》就知。

文/ 皮亞

活在這個年代,是非黑白,真的那麼難分辨嗎?只要合乎資格,合拍片為什麼不能在金像獎做大贏家?正如大小便要到廁所,是在幼稚園已經要學懂的事,這麼簡單的道理,還要爭論?現在的香港合拍片資金多了,場面大了,特技厲害了,明星又結合中港台甚至東南亞了,但影片本身就愈來愈荒謬、不合邏輯、前言不對後語、上文唔接下理,故事不理想、不完整,講唔通。《魔警》就是例子。

《魔警》的核心情節,是吳彥祖演的警察,著了魔。他受張家輝演的大賊「鬼王」影響,但鬼王不是鬼,是人,吳彥祖卻被他的殘暴個性植入了思想和內心,於是作出同樣殘暴的行為。問題是,為什麼吳彥祖會張家輝上身呢?

戲中看到的情節,是張家輝被警方追捕,受重傷,跑進醫院求救,駐守醫院警員的吳彥祖,見有血人闖入,感到奇怪,後來護士告之,病人如果找不到同類血型者輸血便會死,吳彥祖自願捐血。捐血期間,吳彥祖透過布簾的罅隙,窺見張家輝半張臉,範圍大概是由眼睛到鼻子之間,吳彥祖感到驚詫。當被指性格有問題的吳彥祖被調返巡警任務後,便開始鬼王上身。

以上情節,是一個解釋,但肯定不是合情合理的答案。「鬼王」不是鬼,只是大賊的外號,張家輝也沒有要求上吳彥祖的身,因為根本不認識他。吳彥祖也未有清楚看見過張家輝,單憑布簾罅隙的一瞥就上身?或者有人會說,入醫院那刻在門前已經看見啦,但當時吳彥祖根本沒有特別反應。

影片經常插入一些紅色血液混入清水變成黑色的影像,似乎想強調吳彥祖身體被鬼王的魔血入侵。假如把誰的血輸入就會變成誰,情節應該是鬼王張家輝變回好人才對,因為是張家輝接受輸血,吳彥祖只是捐血而已。捐血都會受感染?那麼找個缺血的好人來,讓吳彥祖再捐多一次,不就變回好人了?

這個問題是在雞蛋挑骨嗎?這是最根本的核心骨幹。如果主線的發展,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釋,整個故事就無法成立,無法成立的結果,就是整部戲都要塌下來。

《魔警》的最大問題,是不斷要觀眾「不要問,只管看」。因為一問,就會發現很多荒謬之處,無法再看下去。影片一直刻意不讓觀眾了解正在發生什麼事,看了一個鐘也不知道被指精神有問題的吳彥祖,接下來要做什麼。這不叫懸疑,是情理發展不合格。吳彥祖角色的發展常理,是假如他懷疑鬼王就是昔日害死他爸爸的翻生警察,那麼他無論如何都要找鬼王出來,證明一下。他參與CID的行動,追捕鬼王,但他又不是一心一意找鬼王,而是花盡心力設下圈套,令鬼王的犯罪同黨互相殺戮。為什麼會這樣呢?

好了,假如不劇透,是無法指出《魔警》劇本謬誤的。觀眾要看到最後,才知道鬼王跟間接害死吳祖彥父親的防暴警察樣子相同,而鬼王在影片中段的一個情節中,已經因為跟同黨反目,不慎掉進山崖死掉了。換句話說,吳彥祖著魔,要玩死犯罪同黨,可以被說成是死掉的鬼王上了他的身,找同黨報復。但問題又回到最初,為什麼鬼王會上他身呢?他們之前根本沒有任何接觸或會面,就是因為曾經捐過血嗎?而故事亦清楚告訴觀眾,鬼王跟昔日的警察,只是人有相似,絕無任何關係。難道是因為吳彥祖小時候為父報仇,放火燒死了防暴警察,一直無法釋除陰影,既然人有相似,便鬼王上身?就算是上身,也應該是被死了的防暴警察上身才對。再說下去,問題就更多,他既然成功殺死被認定是殺父的仇人警察,應該再沒有陰影才對,現在他在戲中出現的陰影,究竟是什麼呢?真是難明。

用這麼多篇幅,去質疑一個故事和主角發展的情理,是在浪費時間嗎?我認為不。假如影片沒有盡了本份去寫好一個完整故事,我也無法用完整的心情繼續看下去。是的,《魔警》是讓人看得坐立不安的,原因除了是片中肆意誇大的殘暴犯罪手法外,劇情發展不合理,欠缺基本邏輯,要負全責。

隨便抓來,問題也有一大堆:這群戴上鬼王面具作案的犯罪份子,手法專業,個性兇殘,動不動就跟警察在城市駁火,如同打仗,毫無懼色。但脫下面具,竟然原來是一群幹殯儀業的嘍囉,冇勇冇謀,怕事、咸濕、小器、縮骨、唔打得樣樣齊,咁都得?吳彥祖父親被防暴警案間接害死的事發生在25年前,但婆婆說警察兒子死了20年,即是說吳彥祖是在20年前放火殺死警察的,當時他的角色看上去最多六、七歲,那麼今天吳彥祖角色該是廿六、七歲吧,但後來又交代吳彥祖當差十幾年,這條年齡的數目究竟要點計?張家輝找來殯儀館的嘍囉合作打劫,彼此理應是兄弟吧,但戲中他們關係竟然從一開始就不信任,而且不熟悉,不奇怪嗎?犯罪份子全戴著鬼王面具去打劫,但經吳彥祖隨便調查,發現原來全行都知,只有其中一位打劫成員懂得畫,既然全部人都知只有你懂得畫,你還要戴著去打劫?既然吳彥祖仇恨警察,為什麼長大後又當差?可以解釋一下嗎?不合理和不邏輯的地方實在太多,不能盡錄。

最教人不明不白的,是吳彥祖為什麼叫「魔警」?他究竟做了什麼「魔事」?細心一想,不難發現,片中有不少「夾硬」把他魔化的地方。例如他堅持要在大廈調查,頹廢的同袍勸他走,他不聽,最後給他在天台發現死屍,是他的性格有問題嗎?夾硬要他被催眠,憶起童年陰影,情緒激動,再被不專業的心理醫生妖魔化;又夾硬屈他引犯罪份子互相殘殺的設計,是魔鬼陷阱;最後再夾硬屈他不依警員指引,狂開槍打死犯罪,是鬼王上身。這個角色除了把眼肚位置塗黑,加多了幾滴汗,然後要他自虐,用鞭打自己來壓抑痛苦之外,究竟「魔」在哪裏?觀看吳彥祖的行為,是有點過火,但大概只是疾惡如仇吧。更何況,他殺的全是罪犯啊。假如他是魔警,那麼在杜琪峰和吳宇森電影中狂開槍打死犯罪的警察,全都是魔警了。吳彥祖的角色,貼切一點說,是勇警,最多都只是悍警。他甚至可能是大部份警匪片中,疾惡如仇的猛探。

《魔警》令人看得難堪,編導責無旁貸。至於《魔警》會為什麼「魔」不起?說穿了,就是合拍片的老問題了。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