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奪命西》:笑玩西部片

天氣熱,又翳悶,炎炎夏日,很需要笑片解暑。《奪命西》(A Million Way to Die in the West)揭開炎夏笑片的序幕,入戲院,嘆冷氣,還可以大笑一場,感覺很暢快。

文 皮亞

《奪命西》拿美國五、六十年代最流行的電影類型──西部片來開玩笑。假如不是看了《奪命西》,可能亦不會發覺,西部片很多「江湖規矩」,原來都幾好笑。當然西部片本身不是搞笑類型,相反,是忠奸分明的俠義世界,是很嚴肅的。但《奪命西》的戲軌,抓緊了西部片類型眾多特點,來一次反智的戲謔,甚至可以透過《奪命西》的戲謔來加深對西部片的了解。

影片一開始,便搬出西部片最常見的高潮場面──槍戰決鬥。所謂槍戰決鬥,不是戰爭片看到雙方軍隊持槍埋伏打陣地戰,英雄不做暗事,西部牛仔鍾意單打獨鬥,大家相約好日期、時間、地點,然後決一死戰,就像在武俠小說中讀到的那種情節。不過,西部片跟武俠小說不同,武俠英雄一般相約在無人的森林、河邊或山頂決戰,西部牛仔決鬥多數在小鎮大街發生,一點也不怕殺錯良民。

兩者做法不同,也有原因的。武林高手掌風如電拳法如雷,又懂輕功,飛天遁地,有時還會揮刀舞劍,每次決鬥都狂風掃落葉,所以還是找個無人地帶決鬥會比較好。西部牛仔同樣殺人不眨眼,但就相對「斯文」,大家準時到達決鬥地點,一人站一方,保持距離,然後由一數到三,一齊開槍,看誰的槍快,誰的槍準。

《奪命西》開場就拿西部槍決開玩笑,男主角遲到,到來時還跌倒地上,看起來有點像港片常見的搞笑方法。但荒謬的是,雙方假公平地數一二三才開槍,當然有人數到二便開槍又如何,遵守諾言的一方已經死了。假如雙方都狡滑,習慣數到二便開槍,怎麼辦?那就要看誰更狡滑,剛數到一便動手。《奪命西》也沒有手下留情,連聚集的旁觀者也玩埋一份,旁觀者說請了一日假來看決鬥,一定要其中一個快點中槍死。本來是一場俠義決鬥,一瞬間變成滑稽戲。

《奪命西》是愛情喜劇,但故事關於死亡,非常無厘頭。西部片經常死得人多,於是影片便大開玩笑,不斷有人以不同的方式死掉,橫屍街頭無人理,所以這部也算是瘋狂的愛情喜劇。故事主要講男主角失戀,貪慕虛榮的女友突然捨他而去,跟自大的鬍子用品店店主出雙入對,男主角不忿,激發起情敵,於是引發出一場槍戰決鬥,偏偏活在西部牛仔世界的男主角,不懂槍法,笑死街坊。

影片自編自導自演的,是美國近年頗紅的喜劇演員薛夫麥費蘭(Seth MacFarlane)。活地阿倫、占基利、賓史迪拿的喜劇看得多了(我不看阿當桑迪拿),看一看新的喜劇演員,新的喜劇方式,也是好事。薛夫麥費蘭的成名作,又或是最多人喜歡之作,大概就是《賤熊30》了,他只執導影片而不作真人演出。所謂不作真人演出,是他沒有露面,但其實又有份演──他是戲中「賤熊」的真身,在背後做真實動作,然後再用電腦特技把動畫賤熊套入。《賤熊30》令人笑爆嘴,跟賤熊夠賤有關,說話夠賤,行為夠賤。賤什麼呢?賤在喪玩男女關係和性愛狂想。

《賤熊30》上映後票房很好,刺激了荷李活市場,衍生出不少「夠賤夠衰夠抵死」的同類片,例如《賤鄰50》等。商業成功也讓薛夫麥費蘭擺正了方向舵,他知道喜歡他電影的,多數是男人。於是便繼續從男性觀眾口味出發,盡情宣泄。如何宣泄呢?自然是賤玩有味笑話了。在《奪命西》,薛夫麥費蘭不做幕後,再走到幕前,做回男主角,踏上像活地阿倫一樣的喜劇編導演路。

他的喜劇演出風格,跟活地阿倫有很大分別,活地阿倫毫無疑問是知性的,而薛夫麥費蘭暫時來說,外表正經口齒伶俐,但屬無厘頭那一類。《奪命西》令人笑到反艇,其實脫不掉「性愛屎尿屁」笑話。

戲中,玩得最過份的有味笑話,發生在男主角一位酒吧朋友及他的女友身上,女友在酒吧做駐場妓女,男友不旦不介意,還堅持與女友只神交不上牀,二人拿基督徒信仰來開玩笑,或許會令到教徒觀眾反感,而女友在「工作」過程中,與酒客開房,玩到滿面污跡,也令人想到很多年前一部喜劇《情迷索瑪莉》開的「頭髮」玩笑。戲中英語對白其實很露骨,一些性愛技巧名稱亦照說可也,毫不避忌,但中文字幕就自動收歛,沒有直譯,以其他話語取代。難道香港的電影公司怕香港觀眾接受不了?還是怕電檢會因此而把影片列為三級?這一點,我倒是很有興趣想了解一下。

《奪命西》不惜得罪基督教徒,大抵薛夫麥費蘭認為他們不會看他的電影,但他一點也不敢得罪美國印弟安人,即俗稱「紅番」。戲中,戲謔西部片經常出現邪惡的印弟安人,是食人族、宗教迷信、反文明的代名詞。但這種族偏見,假如在今天的電影中再出現,肯定會被視為比食人族更邪惡,1915年的《國家的誕生》抹黑黑人被罵了一世紀,是美國電影界到了今天仍然引以為鑑的教訓。所以,男主角逃到沙漠,誤闖人家地盤,被印弟安人活捉,情節志在製造恐慌,但印弟安人肩負著與一貫西部片不同的使命。

假如不是過份介懷「屎尿屁」和性愛笑話,《奪命西》的確令人捧腹,影片固然通俗,笑料踩界,故事也不見得很有心思,但手法並不低俗,勝在無厘頭中有厘頭,場面有黑色幽默,而且戲謔西部片類型,有一定「深度」。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