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竊聽風雲3》:因果報應論

香港電影少有談到地產霸權,一來沒市場,二來講都改變不了現實。《竊聽風雲》系列是例外,地主會之後再碰新界丁權,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你說是什麼都好,總之有因必有果。

文/皮亞

《竊聽風雲》第一集結局主角的死法,當時都算「議論紛紛」,因為古天樂離奇地「死唔去」,就像總是無法說服觀眾為什麼主角總是打不死的英雄電影,但未死不等於好過,他用殘廢的身體,喬裝司機,把上市公司大老闆車到「斷橋」上,同歸於盡。這種誇張和不合情理,就算在虛構的電影世界也容易讓人接受,但《竊聽》系列順水推舟,甚至推而廣之,誇張和不合情理成了系列處理結局的獨特方法。看看《竊聽3》結局,就知歹角的死法,沒有最誇只有更誇。

《竊聽風雲》處決歹角的手法,是狠毒的。那種狠毒,就像我們經常聽見一些人,為表明自己在某些事情上是清白而發的毒誓:「假如有做過什麼什麼,出街立即被車撞死!」。「被車撞死」是死於非命,即橫死,橫死又令人聯想到橫屍街頭,總之一切都不是好的結果。玄學家也認為死於非命者,鬼魂特別凄厲,假如不作超渡,據說鬼魂會留在枉死地一百年不離開。所以,《竊聽風雲》用「被車撞死」來處決歹角,比用槍打死,用刀刺死,用繩勒死,用意更「明顯」。

《竊聽3》要讓歹角「亡於車輪下」,由片首開始揭開序幕。新界男丁為了賣地掙錢奪權,鬼打鬼自相殘殺。古天樂演的角色,自願當上劊子手,晚上,開車,踩油,把擁有不少地權的錢嘉樂角色,撞到扁,壓到碎。這段開場,彷彿問觀眾,「還記得《竊聽1》嗎?」,在哪裡,古天樂就是復仇的車手。而古天樂在《竊聽3》開場撞死人之後的境遇,亦彷彿延續第一集的結尾──他的一條腿,也斷了,而且鋸掉了。人生就像是一場永劫回歸。

為什麼《竊聽3》要把「被車撞死」的預言,不斷重複發生在歹角身上呢?一切是源於「憤怒」。《竊聽1》上市集團操縱股市,小投資者輸身家事小,家破人亡事大,股票大鱷仍然繼續攞正牌到處獵殺。到了《竊聽2》的「人民公敵」由股市走到地產,虛構的地主會是猶如吸血鬼組織,三集走入新界,由虛構發展到真實,直指香港獨有的丁權制度,仿真實地虛構出一班土豪。而憤怒,就是源於一群特權份子不斷巧取豪奪,賺到盡。

《竊聽3》故事特點,不再完全是「有人」受害,而是從整個香港社會角度去看,看他們如何把青山綠水的市郊,變成泥土翻飛的石屎森林。所以,《竊聽3》的視野是系列中最闊的,不再單單處理一個虛構警匪故事,而是更進一步,處理一個香港社會故事。

不過,商業電影始終不是《城市論壇》,借題發揮之餘,亦看見不少避重就輕之處。商業片故事難以對社會議題有更深入討論,唯一可做的,是把焦點集中在人性。好的故事,像一面鏡,可以看到人性。在《竊聽》系列一直看到的,是貪婪的人性。在《竊聽3》,就更加貪到無朋友。

故事把新界土豪集團,因利益衝突而分裂成兩個,陸姓兄弟集團對付同村的村長,但在分裂之後,兄弟集團也不是同心同力,兄弟之間也各有目的。看上去,就像是黑社會同門廝殺。《無間道》三部曲之後,《竊聽》三部曲亦不脫「江湖本質」,雖然題材不同,但鬼打鬼格局不變。其中「勾義嫂」情節,一用再用,而且更是劇情的轉捩點。

《竊聽》三部曲的故事特點,是特別強調因果報應。因果報應本是電影常見的道德價值,好人有好報,惡人有惡報,若然未報,時辰未到。但近年被合拍片「拖累」,成了故事創作的制肘,賊人最終要被警察捉到,不能有例外。但《竊聽》三部曲可能是最適合活用這個「制肘」的電影,因果報應,惡人有惡報,正好就是故事中香港人民公敵的下場。

無論是股市大鱷、地主會,到今次的新界土豪,都無一倖免,全都要死,或是入獄。忠邪清楚,黑白分明。好處,自然是大快人心,貪婪無道的霸地集團,活該兄弟相殘、家破人亡。這對於多行不義、妄顧社會利益、犧牲市民生活的財閥,有「放長雙眼」的警惕作用。當然這亦是《竊聽》三部曲希望可以發揮的另一個社會作用。

但壞處,是為了貫徹因果報應,而令故事情節發展單調,甚至是「搵戲來做」。例如結局只得內心正義的吳彥祖回到村落,一個人在耕種,重遇好女人周迅,便是貫徹了「好人有好報」的道理。但這個結局設計其實並不好看。吳彥祖無端端由西化的黑客,變成熱愛大自然的農夫,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先不提吳彥祖為什麼會有錢買起這麼大塊土地,他本身也是協助罪犯,非法竊聽的幫兇啊。周迅的好女人角色,更像是「受保護動物」,但別忘了,她丈夫錢嘉樂本來都是囤地賺到盡的土豪,為什麼她會窮得弄糞水,純得像清水?說到底,都是製作人不敢令周迅角色行差踏錯。周迅角色與黃磊角色站在同一個「安全」區域,這一點不用說明也知原因了。假如硬要撮合與霸地無關的吳彥祖和周迅,不如把結局改過自新的機會,留給未死的劉青雲,讓他耕種一下,讓路過的周迅對他改觀,不是更積極嗎?

《竊聽3》野心和視野都比前兩集闊大,但瑕疵亦同樣更多。情節發展不乎情理或令人失望之處,經常出現,而且愈接近結局,愈有落雨收柴味道。單是劉青雲在曾江死前,無端端會特意擺好暗藏鏡頭的相架,難道他能預知曾江會死和一定別有內情嗎?後來他又再叫傭人拿相架到他和黑客藏身之處,這麼輕易向葉璇家傭透露秘密之地,不是說過劉青雲做事小心,葉璇查了多年也查不到他跟誰合作嗎?同樣,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劉青雲會突然把與政府官員接洽的中間人任務,交給不是同姓的「外人」古天樂去做,令古天樂「無端端」有機會出賣他──看看手表,發現原來時間無多,情節要快點發展到結局了。

不過,《竊聽3》拿社會最關心的時事借題發揮,與香港市民同呼吸,把嚴肅的丁權、賣地題材,變成峰迴路轉緊張又幽默的竊聽片,拍出與其他港片不一樣的深度與闊度。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