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猿人爭霸戰》:假如你相信達爾文

RiseOfThePlanetOfTheApes.jpg
《猿人爭霸戰:猩凶崛起》(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)是一面的鏡子,不單看見了猿人,還看見了人類自己。猿人首領訂下猿人不殺猿人的誡條,跟大國民族經常掛在嘴邊的什麼人不打什麼人一樣,但如果是怎樣?本性低等的動物,會尊重誡條嗎?

文/皮亞

《猿人爭霸戰》系列電影沒有清楚說明所處的時空與年代,不過看電影時還是可以理解,如果時間不是現在,就是未來,肯定不是過去。但無論時空是現在或是未來,都不可能出現猿人,猿人是屬於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年前的生物,情況等同《侏羅紀公園》,如果在今天仍然在森林或動物園看見恐龍走來走去,與人共處,你說是禍是福?《猿人爭霸戰》故事的基調正是由此而起。

但影片又會很快告訴你,猿人不好惹。快得在影片第一個鏡頭已經有眼你睇:第一個鏡頭特寫猿人之首凱撒勇悍的眼神,然後鏡頭拉遠,立即跟隨猿人族群,在森林疾走、攀爬、跳躍,牠們有組織,有隊形,上落靈巧而機動,畫面一直跟著牠們高速奔跑、哮叫,猿人空群而出,是為了獵食,所以嚇得大群山鹿不斷逃命。但隨著一聲巨響,我們目睹了自然界的定律,一頭山鹿被猿人選中,一下重擊便被擊倒,快要氣絕,很殘酷,但很真實。影片把猿人塑造成森林中的戰士,是食物鏈頂端的狩獵者,牠們兇猛有力,因為要適應和奉行弱肉強食,適者生存的動物界法則。

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在森林固然如此,在我們生活的社會,是否都同樣以大欺負,以強欺弱,以有權欺無權?鏡頭並沒有因為山鹿已死而戛然而止,也是基於這個道理,膽小的山鹿在強壯的猿人面前是弱者,但在兇猛的大灰熊面前,猿人又是什麼呢?自然界法則繼續推演,大灰熊突然出現,想坐收漁人之利,奪去山鹿。單打獨鬥,猿人不是大灰熊對手,但猿人幫沒有被嚇退,而且互相哮叫,因為牠們懂得什麼是人多蝦人少,懂得偷襲。閃電之間,另一頭猿人手持長茅,如飛將軍一樣從天而降,長茅從大灰熊的背後一直插穿喉嚨心臟,龐大的大灰熊倒下,猿人耀武揚威。開場這一段戲,完全滿足了立體視覺的動感,更重要是放大了人類,包括觀眾,對猿人的恐懼。猿人不單強壯,而且有智慧。

同樣是描寫外來者與人類產生矛盾與危機的電影,《猿人爭霸戰:猩凶崛起》比《變形金剛:殲滅世紀》的節奏控制得更恰到好處,不是一味急趕,而是張馳有道,當溫情戲完結,下一場戲就立即出現危機,兩者不斷交替。例如猿人首領和長老在樹下想當年,說已經快十年沒有見過人類,說罷,鏡頭一轉,就立即有猿人在森林發現人類,而且人類還槍指猿人,子彈快要因為驚恐手震而發射。

《猿人爭霸戰》除了懂得拿捏節奏,還懂得在觀眾的情感之中興波作浪。故事愈發展下去,愈要把剛在觀眾心中建立起的觀念和印象推倒,片首建立了猿人是兇猛無匹的狩獵者,但愈看下去,便發現猿人首領是與別不同的。故事透過人類來到森林與猿人幫接觸,近距離驗證猿人首領,是有思想,有感情,而且熱愛和平的,觀眾於是開始隨著故事,跟猿人建立感情。而且很快帶出另一信息:猿人之所以兇猛,是為了保衛家園,適應自然界法則,但猿人首領訂下猿人不殺猿人的誡條。眉精眼企的觀眾,立即就會在心中發問:誡條何時會被衝擊呢?這顯然就是一條隨時會被引爆的伏線和藥引。

《猿人爭霸戰》並不單單只是滿足觀眾視覺刺激,故事發展要把主題繼續推演,把意識價值繼續進化:因為互信,所以和平,因為失信,所以衝突。這真是一條大道理。我們社會現在面對的各種情境,不正是猿人社會面對的處境嗎?猿人與人類之間漸漸失去信任基礎,與此同時,猿人族群之內亦出現信任危機。

或許戲中對猿人的擬人化處理,令人感覺略為過了火位,猿人的舉止太像人了,最初牠們以手語溝通,後來更懂得說人話,先是吐出單字,繼而還說出完整句子,表達內心情感,說出動人的對白。猿人的本質,已經跟人類沒分別。

不過,假如你相信達爾文的進化論,有留意青年教猿人長老看書讀字的一段戲,便會明白,一切都是從模仿中進化而已。猿人從人類的行為中學習,而且學得快,因為牠們本來就是人類的祖先,是有智慧的生物。

同一道理,猿人之所以同族背叛,甚至同族相煎,其實也是一面鏡子──牠們都是從人類社會之中學習而已。

借猿人來說明人類行為與進化,也許比用人類來警惕人類更有效。我們都不會承認自己像個猿人,但可惜事實又會證明,人類其實跟未進化前的猿人沒兩樣,甚至更低等。戲中描寫人類無知的面相相當直接,例如兩個火藥庫槍手,舉手投足都愚蠢不堪,被猿人先玩謝後殺死。人啊,人,這就是沒有思想靈魂,只懂玩弄槍炮的聽命者的下場。

今集《猿人爭霸戰》,達到了類型片的極致,有英雄片的峰迴路轉死而復生,又有功夫片的單打獨鬥恩斷義絕,再有武俠片的邪不能勝正,故事雙線發展,經常四處點起火頭,驚險緊張,更把所有悲歡離合的火頭全然引爆,讓角色作生死抉擇。影片同時又超越了類型片本身,觸及戰爭與和平、背叛與信任,進行深度的人性刻劃。人類與猿人終於成為朋友,但戰爭已經爆發,再沒有寰轉餘地,把戲劇效果推演致不能逆轉的命運之上,如同古希臘悲劇的誕生。最後,又回到最初,交由鏡頭說故事──鏡頭再次特寫猿人首領凱撒的眼睛,但眼神已經有別。

《猿人爭霸戰:猩凶崛起》令人想起彼德積遜的《King Kong》,兩部都是以通俗的手法,推演深層次主題的傑作。連猿人都進化了,知道家的重要,知道和睦相處之道,假如你相信達爾文,就去看一看《猿人爭霸戰》,或許能從中學會猿人的溫情,進化成一個像樣的猿人。

©版權所有

#theriseofplanetoftheapes #猿人爭霸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