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催眠大師》:不要當觀眾係豬

催眠大師.jpg
不是說笑,本片零分,沒有星,有的是十個爛。不是要一竹篙打一船人,但內地主流電影侮辱觀眾智慧、踐踏觀眾品味的例子,比比皆是(當然偶爾也有好看的,而非主流的、沒經電檢拍攝的,就更好看)。

文/皮亞

《天機:富春山居圖》成功超越《無極》,膠到無極限;《小時代》是富二代的無病呻吟,《歸來》龜縮了中國文革歷史,現在又來一部《催眠大師》。就算是由台灣導演執導,香港演員莫文蔚主演,也無法掩蓋中國電影自我膨脹的本色──那就是當觀眾咩都唔識。

戲中男主角徐崢的身份,明明是催眠治療師,但就無端端升格變成大學講師兼心理醫生。這根本是兩個不同的專業範疇,心理醫生不會催眠病人,而徐崢最多只可以稱為心理治療師,叫醫師還可以,自稱醫生,就擺明是無牌行醫。這一點小常識,成了影片的大錯誤。更多醫德的問題,不斷出現在這位「黃綠」心理醫生的非專業行為上,例如他以時間太晚為理由,流露厭惡看症的模樣;替病人莫文蔚看症,又任由護士入房打斷正在進行的催眠及心理治療;他又會在治療途中隨便離開辦公室,躲在廁所傾電話;更甚的是,病人告訴醫生見鬼,醫生竟質疑病人說謊,如審犯一樣,迫使病人道出說謊的理由。如此刻毒、薄涼,大佬,你究竟還算不算是心理醫生呢?事實告訴觀眾,全部都是得啖笑,這是拍來諷刺「催眠醫生」的電影嗎?

劇本對角色背景、專業知識、行為描寫,都予人不乎現實的兒戲感覺。醫生與病人之間的治療,差不多變成公安與犯人之間的拷問,故事發展毫無緣由,角色更無動機,看了超過一小時,二人還在爭論根本沒有見鬼。結果,「高潮」在最後十五分鐘出現,就是把之前個多小時的劇情,如粉筆字一樣全部抹走,故事斷開兩截。編劇自以為想出絕橋,把劇情大翻轉,其實在自打嘴巴,把整部戲完全推倒──所謂催眠大師,其實有病,他醉酒駕駛,還害死兩條人命,但他竟然不用接受法律制裁,連一點刑事責任也不用負上,更可以若無其事在大學招搖講課,講一些似是而非的催眠觀點。更不堪的是,還要觀眾和莫文蔚原諒、用情、幫助、治療這個如此不討好的角色──呢個位,點入到呀!

犯了罪,不用坐牢,大概真的會在內地發生,所以內地電影的描寫才會如此順理成章。或許今天中國電影的票房太容易賺錢了,擺明派膠,也大把觀眾,劇情狗屁不通,亦可自稱大師。中國政府當人民無知,難怪中國主流電影亦順便都當觀眾是豬了。

©版權所有

#催眠大師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