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超能煞姬》:太明白如何引人入勝了

《超能煞姬》(Lucy)故事關於大腦開發,一般人窮一生都只能開發大腦3-5%潛能,能夠達到5%以上,已是天才。地球最聰明的人愛因斯坦,據說開發了大約10%。戲內,女主角Lucy的大腦開發達到100%,會發生什麼事呢?

文 皮亞

法國導演洛比桑最新科幻片《超能煞姬》,談到大腦開發,這是很有趣的課題。有誰不想自己可以變得聰明一點?所以就有不少製造商,借用人性弱點,以此為標榜,生產聲稱有助開發大腦的奶粉、課程、技巧,甚至藥物。假如沒有變得更聰明,是因為吃得不夠多、上課不功、技巧未算好,可是,當你開始停止相信他們的說話時,才是真正變得聰明的時刻,因為你已經,經一事長一智。無論如何,科學家的說法是有根據的,一般人由出生到離開人生,經歷數十年甚至近一百年的人生,大腦原來只用了5%左右,很沮喪吧,餘下沒有用上的90多個巴仙,就此作廢。但當你知道,只要能多開發幾個巴仙,就是幾個巴仙而已,就隨時叻到變愛因斯坦,這個課題就繼續引人入勝。

《超能煞姬》把成功研發用來開發大腦的藥物,叫毒品,由一班殺人不眨眼的黑道份子操控,而毒品只得幾包,再多一點都沒有,這幾包東西自然就價值連城。但沒有人知道服食了這些毒品之後,人體會出現什麼變化。當然,故事的假設是,黑幫沒有足夠常識和智慧,去追尋這個答案,他們只關心眼前利益。

施嘉莉祖安遜在戲中的角色顯得尤其落泊,完全沒有美化她,把她塑造成女神的意圖,甚至隨便找個蠱惑佬,就當是她的男友,難怪被蠱惑佬惹禍上身。她無辜捲入毒品買賣漩渦,搞到一身蟻。首先被人麻醉,再劏肚,然後把毒品放在她體內,這一段戲看得令人感覺恐怖,當一覺醒來,發現肚子多了一道疤痕,更加內有乾坤,真是可憐得無以復加,難道要拿起刀子替自己開刀嗎?接著再被關在房間,由兩個「咸濕佬」看守。施嘉莉祖安遜既要脫身,又要取出肚子東西,再要逃避黑幫追尋,最後還要找出藥物引發的危機。

看《叛諜追擊》(The Bourne Identity),也有這種替主角遭遇感到同情和緊張的感覺,主角醒來,已經身在危機之中,勉強脫險,立即再引來黑白二道瘋狂追殺,觀眾進入主角世界,既要逃難,又要找真相。荷李活不少「與時間競賽」的動作電影都很出色,由昔日的《千鈞一發》(Nick of Time)到《叛諜追擊》,都是同類片的示範作。

洛比桑也監製過不少同類電影,而且非常成功,《救參96小時》(Taken)連拍兩集,故事卻很簡單,父親要在有限時間內,拯救被綁架到外地的女兒,既拍出生死時速的壓迫感,又歌頌了父親形象,拍出勇武的安全感,大概所有男士都會睇得痛快。近十多年來他導演的戲為數不多,亦不及他在八、九十年代的作品般成功,當時的《地下鐵》、《夜海傾情》都各有另類捧場客,《這個殺手不太冷》更是殺手片經典。

今次《超能煞姬》,洛比桑再自編自導,可視為他拍《第五元素》後的另一部科幻片。但兩部片的構思和手法就很不一樣,《第五元素》整個世界設定在未來,穿的是Jean Paul Gaultier設計的太空服,地球出現飛船太空船,充滿怪異神獸。《超能煞姬》就回到人間,只是遇上不可思議的超能變異。

施嘉莉祖安遜在這一兩年間,拍了很多科幻片、未來片,去年她在《觸不到的她》發聲,做未來世界與人溝通的智能系統,在《美國隊長2》做復仇者聯盟的女特工,在《皮下之慌》又演專殺單身好色男的外星人,到了《超能煞姬》就變成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制服她的異能人。施嘉莉祖安遜經常演性感女神,現在從現實走向虛擬,做未來世界的性感女英雄,與此同時,她又是男人潛在的恐慌,就像在美國黑色電影中經常出現的蛇蠍美人,愈美麗的東西愈不可碰。

《超能煞姬》雖然是科幻片,但施嘉莉祖安遜的出現,就爛撻撻得多,誤交損友,飛來橫禍。這個角色原型,其實是來自洛比桑的成名作。洛比桑的《墮落花》(Nikita)在1990年上映,戲中女主角Nikita正是遇上同等遭遇。她跟著一群損友去打劫,與到來的警方爆發槍戰,她殺死警察後被捕,然後再被警方消滅了她的身份,用了接近洗腦的方法,禁閉了她數年,把她訓練成特工,被迫殺人,Nikita全程被動,無法脫身。

《超能煞姬》是科幻版「墮落花」,由墮落花變成女英雄,洛比桑拍這類角色,有他獨特的浪漫感,《墮落花》就花了很多篇幅描寫個性,女孩本質活潑可愛,但殺手身份把她個性扭曲,可幸遇上一個好男人,有真情真義。《超能煞姬》比較少描寫女主角Lucy背後的故事,結構反而類似《救參96小時》,只是不以時間和日子來倒數,而是用大腦開發的速度,由十多個巴仙開始,不斷上升到一百巴仙,達到人體極限警戒線。

洛比桑的手法,實在太聰明了,他太清楚電影的娛樂性,太明白如何引人入勝。他活用平行剪接,先是把動物弱肉強食的世界,比喻人類為了利益而互相殘殺,像《猿人爭霸戰》一樣思考到人類進化。又在結局炮製像《這個殺手不太冷》的內外緊張,房間外黑幫警方大廝殺,房間內施嘉莉祖安遜則與研究大腦的專家進行手術變異,令傳統的剪接手法在科幻片再次發揮強烈作用。

《超能煞姬》的結局,也有《墮落花》的味道,既不存在,亦到處存在,時間是存在的證據,但女主角已經解脫,超越了時間。《超能煞姬》故事雖然天馬行空,人體異能的爆發甚為誇張,但洛比桑就是有本事叫你看下去,Kick-ass式動作喜劇,從來都是愈笨愈開心,更何況施嘉莉祖安遜角色根本已蛻變成漫畫中的superhero。我對《超能煞姬》續集的期待,跟當年心急想看《22世紀殺人網絡》的續集一樣。

©版權所有

#lucy #scarlettjohansson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