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星球大戰》的信仰與原力 (一)

對《星球大戰》的感覺,是羨慕又奇怪的。電影面世接近四十年,銀河大戰打極都未完,熱情依舊,羨慕死人。另一方面亦奇怪,為什麼戲迷會繼續死忠,把星戰當成是成長、信仰和人生。

《星球大戰》(1977)

1977年的《星球大戰》,按上映日期來說是第一集,以整個系列來看是第四集,影片甫開始,就讓人立即明白,為什麼戲中經常說的「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」會成為經典對白,因為當看見開場時,一大堆故事簡介文字,以透視角度,在銀河背景下,逐行逐句逐漸朝著無盡遠方消失,John William編寫的星戰主題曲如雷轟耳,恍如行軍時以震軍心的進行曲,Obi-Wan Kenobi大師口中常說的「原力」(force)就來了。那是星戰獨有的原力和魅力。看著這個其實並不好看,而且非常奇怪,但現在已成經典的片頭,就莫名其妙地有一種想尖叫或拍掌的興奮感覺。

以看《復仇者聯盟》的電腦特技看到眼都花的標準,1977年的《星球大戰》肯定是「Low-tech」之作。影片整體節奏算慢,特效場面仍是「手作」,而今天更「罕見」的是,演員都要套上公仔衫戲服,扮演銀河星球上的奇珍異獸,一切製作都down to earth──但在1977年,這部戲的製作水平,毫無疑問是up to galaxy,一切只應天上有,佐治盧卡斯的名字媲美上帝,他是全能萬能無所不能。

這種今天與昔日的科技差異感,其實感覺神奇。就好像開場時,看見兩個機械人C-3PO和R2-D2逃離帝國戰爭,流落星球,走來走去,就發覺,原來機械人是可以這樣的──機械人不太機械,C-3PO看上去根本只是生硬了的人為動作。但又反過來令人感到,科技一切以人為本,這種人為生硬扮機械,比起3D動畫的生硬,更好看。

佐治魯卡斯搞科幻,其實骨子裡歌頌人。R2-D2圓碌碌,走路不順暢,又不懂說話,但它特別得人鍾意,因為它很愛人類。它逃離戰爭,流落星球,但它投射出來的電腦記憶,是公主求救的影像,以及一生一世都要尋找主人Obi-Wan Kenobi的銘志。R2-D2的忠誠,還展現在它每次都跟隨天行者路加的戰機出動,路加坐在機倉,它卻坐在機外,戰爭時,中彈它中先,機器壞了,就回到基地維修,從無怨言,亦從不畏縮,說起來真令人感動。機械人都懂得忠於主人,念記人類,人類卻在銀河系展開生死大戰,情何以堪。

C-3PO & R2-D2

《星球大戰》第四集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戲劇主題,就是不過份依賴科技,而帶來的正面效果。在未來的銀河戰爭,不依賴科技,可以依賴什麼呢?就是信念和原力了。Obi-Wan Kenobi教導天行者路加一場,就帶出這個「不由你不信」的力量來源,當時大師把光劍這玩意交給路加,叫路加試玩,玩的時候由一顆搖控的圓球體做對手,路加持著光劍揮舞,但動作生硬,總是無法好好發揮光劍的力量。大師在旁看見,就叫路加不如蒙著眼睛,由感覺出發,以信念與原力接軌。結果,路加果然發揮到光劍的力量。

這場戲,很重要。一來,打開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之謎,二來透視出佐治盧卡斯及星戰的世界觀,力量來自人,來自信念。蒙著眼睛反而發揮到更大力量的設計,很像香港的武俠片。武功片經常描寫武功最高境界,是集中信念,憑感覺出招。拿著刀劍苦練秘笈亂揮,不及閉上眼睛想像一切。日本武士片也有類似境界,武士最好打的時候,就是雙眼被刺盲之後,盲俠才是真正的高手。

《星球大戰》之所以能像擁有磁力一樣,深深吸引觀眾,關鍵是結尾路加駕駛戰機,闖入黑武士「死星」一場戲。死星的特點,是有很多像峽谷罅隙的深溝,而星戰的特點,也是敵對戰機在長長的深溝中飛行、追逐、戰鬥。那一場戲,路加的戰機被黑武士戰機窮追不捨,兩駕飛機駛入深溝,黑武士從後追趕,快要瞄準並鎖定路加,將之擊落,路加急在旦夕──但,路加沒有驚惶退縮,他堅守信念,雖然前路不明,但仍然堅信「希望」,結果,路加得到了更大的力量。

星戰中的「原力」、「信念」和「希望」,是很玄的東西,很難具體說得清楚明白,但天行者路加,像聖經中耶穌的信徒,只管相信,不懷疑,不猜忌,結果力量就在關鍵時刻降臨。《星球大戰》之所以面世四十年,仍然信徒者眾,跟電影故事的世界觀與聖經和信念接軌,有密切關係。

《星球大戰》的設計,有香港昔日武俠片世界的影子。星戰的世界,著重「師徒」、「長輩後輩」的傳承,「前輩」在故事中,擁有超然地位。Obi-Wan Kenobi大師,是路加的啟蒙者,他傳授光劍,解釋原力,又向他說歷史、說父親,選了路加成為絕地武士的繼承人。這一切,彷彿都是武俠片、武俠小說常見的情節設計,一代宗師點選了命中注定的年輕勇者,作為繼承人,要他也成為一代宗師,維護天下秩序。但這位年輕繼承者也不是無風無浪,他的最大阻力或敵人,就是來自另一位擁有強大力量的年輕同門叛徒。星戰之中,路加最大敵人,正是邪惡的絕地武士黑武士。這類「尊師重道」、「歷史傳承」,使星戰的版圖由三部曲,再打開,延伸到終極九部曲。

白與黑,是《星球大戰》兩種象徵力量,是銀河系光明與黑暗、正與邪的對立象徵。一切紛爭,在離地的戰機飛行中追逐,在著地的光劍對打中分勝負。光劍對打令人熱血沸騰,特別在揮舞光劍時,音效發出的「VV聲」或「宏宏聲」,百聽不厭。光劍明明威力強大,所碰之處,全被摧毀,偏偏揮舞光劍的絕地武士,又好像很輕鬆自如,左揮右揮,光劍亂舞,從不怕自己身體某部份碰到光源。那種格劍、舞劍的自如與自若,怎不令人對絕地武士神迷。

《星球大戰7:原力覺醒》再說原力,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在四十年後被重提,可以看見,「星戰聖經」的教義,一切都還原基本步,原力、信念、希望,揮一揮光劍,從黑暗走向光明。

(原刊於2015.12.13明報專欄「movie chic, movie style」)

#starwars #星球大戰 #天行者路加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