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夢之花嫁》:感情路上,人人都曾經跌得很傷 (二)

岩井俊二的電影,調子向來都是淡淡的,有時哀愁,有時微笑,《夢之花嫁》少了常見的主角背向太陽光,天空是藍又是灰。

一直等待心目中「好岩井」的鏡頭出現,但最終都沒有,《夢之花嫁》沒有「好岩井」的主角背著太陽光掩映鏡頭。岩井拍的都是少女心事,少女是他創作的繆思,但今次在鏡頭之下,故事之內,看見的其實不只少女黑木華,還看見代表三代人的四個女人,個個都不快樂。

從第一場看見,岩井的鏡頭,換了個遠拍近鏡,捕捉站在東京街頭的黑木華。遠拍近鏡,其實也是旁觀鏡,偷窺鏡。黑木華樣子帶著憂慮,對處境感到不安。很快,她的手機傳來短訊,才知道,黑木華在等人。鏡頭一轉,對方就出現。那個「遠拍近鏡」仍然沒變,而現身的男人,亦只看見側面。當時,我就意識到,岩井想表達,那個男人並不是黑木華想等的人。

戲中沒有交代黑木華角色實際年紀,應是畢業後數年之間,她還在尋找理想工作。她的理想是當教師,是很「懷舊」的想法。所謂懷舊,其實也是從校園延續的純真。岩井電影描寫的少女心事,向來都又純又傻。

正如看著《夢之花嫁》的黑木華,自然就會想起《四月物語》的松隆子。兩個角色描寫,兩個演員演出的方法,根本就是同一類女孩。1998年拍剛入大學的松隆子,是夢之拍拖,但拍拖不成。到了2016年拍出來做事的黑木華,成了夢之花嫁,夢之幻滅。

男人形象在《夢之花嫁》似乎一直得不到正常發展,那個當教書的男人,一看選角就知不會是女人的希望。於是,沒有男人的女人們,一個二個粉墨登場,站上舞台翻開情感。

黑木華遇上三個女人,兩個是別人的母親,一個是中女好友。兩個母親都是可憐的,一個還要事事為成年兒子操心,另一個就幾乎與女兒斷絕關係。婚姻帶給了她們的,看來不是幸福。搖滾歌手COCCO演中女「真白」,她跟黑木華一樣,恨穿婚紗。但她的感情更複雜,無法排解,糾纏在男女之間,肉體與精神嚴重分裂。所謂愛情和婚姻,只能以扭曲方式存在於她的人生之中。

儘管戲中看到黑木華與COCCO穿婚紗起舞,兩個人在旋轉,像極另一對《花與愛麗絲》,但《夢之花嫁》的天空特別灰,戲中全部女角色都面對情感的缺憾。那種缺憾,不是《四月物語》那種少女暗戀的絮絮心事,而是較接近《燕尾蝶》的傷感,甚至是《夢旅人》的絕望。

岩井俊二特別喜歡捕捉少女、女性心事,縱使《青春電幻物語》有描寫少男,《情書》也有難忘的柏原崇,但岩井電影總是好像迴避男人心事。綾野剛角色在《夢之花嫁》一直都只是讓女性站在台上表演的中介人,就像戲外的岩井,直至那一場,他脫掉褲子在女人面前哭崩,就很有意思了。這是《夢之花嫁》唯一一場較為實在的男人戲。

岩井一直拍攝女性、旁觀女性,卻把自己隱藏,但《夢之花嫁》觸及了他本人某種哀傷,於是借綾野剛的坦蕩,來代自己哭崩。至於為什麼要哭,就當是一種留白好了。大抵在《夢之花嫁》看到的,正是感情路上,人人都曾經跌得很傷。

(原刊於2016.3.17 MILK誌專欄 "電影教曉我的事")

#夢之花嫁 #AbrideforRipVanWinkle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